中国古代医书中关于普洱茶的药用作用有多少记载?

答:“……几茶皆有降火,清头目。……产滇南者曰普洱茶,则兼消食去痢之功。”录自《本草逢源》。

“普洱茶,清香独绝也,醒酒第一,消食化痰,清胃生津,功效尤大,又具性温味甘,解油腻,牛羊(肉)毒,下气通泄。”录自《本草纲目拾遗》赵学敏(1719-1805)

“普洱茶蒸之成团,西藩市之,最能化物。”录自《物理小识》方以智(1611-1671)明朝

“茶微苦微甘而凉……普洱茶者,味重力峻,善吐风痰,消内食,暑秽淤气腹痛,霍乱,痢疾等病初起,饮之辄。”录自《随息居饮食谱》王士雄(1806-1867)清朝

“茶产六山,气味随土地而温,生于赤土或土中杂石者最佳,消食,散寒,解毒。”录自《普洱府志》第19卷清光绪年间

“治大便下血,脐腹疼痛,里急**及*毒。用普茶半斤碾末,及药煎五付,共碾细末。每服二钱匙,米汤饮下,日二服。”

清茶能“下气”“去热”,孟诜(唐)《食疗本草》

茶能“消食”,茶能“消宿食”,缪希雍(明)《本草经疏》虞载(宋)《古今合璧事类外集》治“痿疮”

茶能“消饮食”,王圻(明)《三才图会》

茶能“茶能治食积不化”并且有“去滞不化”的效果,黄宫锈(清)《本草求真》

茶能“去人脂”“破热气、除瘴气”,陈藏(唐)《本草拾遗》

茶能“去腻”,苏轼(宋)《东坡杂记》

茶能“解炙煿毒”,李士材(明)《草本图解》

茶能“解肥浓”,曹慈山(清)《老老恒言》

茶能“解油腻、牛羊毒”“久食令人瘦”,赵学敏(清)《本草纲目拾遗》

茶能“除胃热之病”“清热降火”“涤热”“泻热”“疗热症”“治伤暑”,刘献庭(清)《广阳杂记》

茶能“治痢”,陈承(宋)《草本别说》

茶可用于“搽小儿诸疮”,李中守(明)《草本原始》

茶能“使人神思爽”,李时珍(明)《本草纲目》

茶能“清心神”“破孤闷”“道仙灵”,王孟英(清)《随息居饮食谱》

茶能“理头疼”,虞载(宋)《古今合璧事类外集》

茶能“祛头风”,周去非(宋)《岭外代答》

茶能“止头疼”,吴瑞(明)《日用草本》

茶能“清头目”,王好古(清)《汤液本草》

茶能治疗“头目不清”茶能“清热解毒”,黄宫绣(清)《本草求真》

茶能治“火伤目痰”,沈李龙(清)《草本求真》

茶能“令人少唾”,苏敬(唐)《新修本草》

茶能“令人少眠”茶能“降火”“止痢”,张路(清)《本草逢源》

茶能“令人少寐”“令人不盹”,张路(清)《桐君录》

常饮茶能使人“有力”,孙思邈(唐)《千金要方》

茶能“固肌换骨”“祛宿疾,当眼前无疾”,苏颂(宋)《本草图经》

茶能“救饥”,朱棣(明)《救荒本草》

茶能“调食”,鲍山(明)《野菜博录》

茶能“应饥”“轻身换骨”、“治疲劳性神经衰弱症”,屈大钧(清)《广东新语》

茶能“拌擞精神,病魔敛迹”,程用宝(明)《茶录》

茶能“养生益”“久服,能令升举”,俞洵庆(清)《荷廊笔记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