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说普洱与乾隆

中国普洱茶网讯:话说乾隆在品饮普洱茶后余兴未尽,又吩咐太监将送贡茶进京的濮少南和罗千总唤来,细问此茶是如何制出来的,为何往年不见这种贡茶。濮少南和罗千总便一五一十地将普洱茶“霉变成茶”以及乔之光谈古论今话茶道的“趣闻”细说了一遍。这一下,乾隆更来了兴致,他又命太监赶紧把乔之光叫来。

乾隆为了让宠臣和珅长长见识,命太监把他传来“陪听”。那天,乔之光口若悬河,纵论天下名茶,哄得皇上笑逐颜开。和珅更是不失时机地恭维皇上。他对濮少南说:“幸亏皇上及时为普洱茶赐名,要不然这么好的茶到现在还是无名茶。”不想,“茶痴”乔之光竟当即指出和珅所言有误,他说,明万历年间已有“普洱茶”之谓,因当时普洱府进贡的贡茶均称为“普洱茶”。乾隆听了这话,心里老大不快,他不动声色说:“朕累了,大家都休息去吧。”众人退下后,乾隆又对恭恭敬敬侧立一旁的和珅说:“和爱卿,你安排濮少南和罗显成去南馆驿休息,朕还有话要吩咐他俩;你把乔之光送走,朕不想再见他了。”对乔之光恨之入骨的和珅决定在乾隆的“口谕”上做文章,置不识眉眼高低的乔之光于死地。和珅在向刑部传达乾隆“口谕”时将“不想再见乔之光”加了个“到”字,变成“不想再见到乔之光”。于是刑部便根据这“口谕”揣摩圣意,将乔之光捕入天牢,处以“斩监候”。

乔之光被打入天牢的坏消息传到悦丰客栈后,众仆人见主人犯了通天官司,一个个怕受株连,纷纷作鸟兽散,只剩下乔之光妻儿老小在家抱头痛哭。就在乔之光家人六神无主、急如热锅之蚁时,店小二朱克平不但没脚底抹油,反而挺身而出,外出为犯了“天条”的老主人搬救兵。朱克平去请的“救命活菩萨”便是和珅的死对头刘墉。刘墉与乔之光是茶友,交情很深,刘墉在接到朱克平的求救信后,立刻来到天牢,劈头就问:“乔贤弟,你在上路之前还有什么愿望?”乔之光见刘墉都说这样的话了,心想,看来自己是死定了。对于生死,乔之光很坦然,他脱口而出:“文天祥曾有"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"之千古绝唱,乔某不才,只想在归天之前好好地喝一次普洱茶。”刘墉听了这番话,未置一词,匆匆离开天牢。

第二天,刘墉在早朝散时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乾隆看刘墉的模样怪怪的,忙把刘墉叫到一旁,问:“刘爱卿,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?”刘墉这才把乔之光的“临终遗言”想再喝一次普洱茶之事说了出来。乾隆闻奏大惊,他虽然有点讨厌乔之光,但乔之光毕竟没有犯死罪呀。乾隆不是昏君,他可不想干这草菅人命的事,让后人说三道四。于是乾隆立即将和珅叫来训斥了一顿,不用说,乔之光也很快就出了天牢。乾隆在释放乔之光后,又召见了濮少南,鼓励他回云南后务必要着力研制普洱茶。濮少南回乡后立即着手开发研制普洱茶。云南地方官在财政和人力上给予全力支持,普洱茶越制越好。经过一代代研制、提高,时至今日,终于使普洱茶名扬四海。